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聼 雨 軒

志不求荣,满架图书成小隐;身虽近俗,一庭风月伴孤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爸爸,节日快乐!  

2011-06-19 11:33:51|  分类: 【原创文字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早上,儿子发来短信,祝我节日快乐。我一愣,才晓得今天是父亲节。

既然是父亲节,那我也自然想到老爸。

我对于父亲,除了如天一般地尊重,还把他当做朋友。一有空,我就跑到乡下,跟父亲一起喝茶聊天,那种氛围深得邻里的羡慕,都说你们爷儿俩简直就像是朋友叙旧那般和谐。

其实,我很怕父亲。

我活到四十五岁,父亲没有打过我,甚至没有呵斥过我。为什么说怕呢?实在是在父亲的身上,有一种威严,令我惧怕三分。哪怕一个眼神,一声低吟,我都能从中体会到我的言行举止正确与否。他又不拘言笑,慢条斯理间,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,我从中也是受益良多。

二十年前,我来到这个城市,在一家单位工作。由于某种原因,犯下很重的错误。我无颜见父母,有种惶惶不可度日的感觉。有一天,父亲捎来口信,让我回去一下。母亲一见到我,就开始流泪,我也是流着泪,在屋角坐着,不敢看父亲。彼此无言,静坐了很久,父亲说道:“你看后院那棵樱桃树,已经有点老了,去年还得了病,别人都让我伐了。可我觉得它还能结果,我就重新修剪,好好侍弄了一下,今年卖了好几百块钱的樱桃。你我都一样。没有人一辈子不犯错误,改了,就是好样的,不改,那就没救了,就像那棵树,该伐了。你把脸洗洗,咱俩喝点酒。”

这件对我来说已经是不可饶恕的事情,就这样平息。他没有骂我,甚至一句埋怨的话也没说,但是对于我来说,我一辈子都会铭记在心,绝不再犯。

还有一件事,在我的家庭来说,是一场灾难。1988年,我的妹妹,那时候已经二十一岁,却在一次游玩之中,不幸溺水。事发的那天傍晚,父亲正和几位朋友喝酒,突然有人来报信。父亲听完,喝了口酒,叹了口气,什么话也没说。整个事件过程,我没见他流泪,但不久,他的头发一下白了一半。我深知父亲在那几天,承受的是如何的痛苦。他只有一个女儿,平时视作掌上明珠,这一去,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。但他没有怨天,更没有尤人,我甚至怀疑他的这种大度。后来,他在给我的信中,说到这件事,他用了八个字:“天若丧我,我能奈何”。信中还说:“人,要能够承当,莫说是事,天塌下来也要顶着。承当是一种责任,尤其对于一个家庭。”父亲是个读书人,他的这些格言般的话,一直在影响着我。

现在,父亲已过耳顺之年,村民有断不了的琐碎纠纷,都要找到父亲,或经三言两语,就能化解。让他来城里小住,每次都被推辞,说:“山川美景,最合我意。”无奈,只好随他。

今天是父亲节,又是半月不见父母了。除了在心里祝福几句,今晚一定回乡看望二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